六合宝典

湘西新闻网 湘西生活网
您的位置六合宝典 > 湘西人文 > 文学文集 > 正文

来凤凰古城寻觅沈从文先生的童年时光

  来凤凰古城寻觅沈从文先生的童年时光!巴金老先生曾在评价一个人时说,他不喜欢表现自己,可是我和他接触较多,就看出他身上有不少发光的东西。不仅有很高的才华,他还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去的路上,就告诉身边的小朋友,今天我们要去拜访一位文学大家,此人14岁入行伍,22岁开始写作,一生创作著作五百万字,依靠自身天分和努力登上中国当代文学的巅峰,可此人仅为小学文化,绝对是当代逆袭高手,他也曾在我们山东大学文学系担任老师,被誉为乡土文学作家。

穿越大半个中国来凤凰古城寻觅沈从文先生的童年时光

  此次来凤凰古城,确为一人而来,确为一书而来,此人便是沈从文,此书便是《边城》。

  一部小说,将一个县城推向全国,乃至全世界,引得天下人皆来观游。他用一支笔,一颗纯心,塑造了一个纯净的湘西小城,充满了自然的善意和人性的纯洁,今天读来,依然被很多文字所打动,这不是一本小说,而是一幅山水画,一部湘西诗歌,现摘抄几句出来与大家共勉。

  雨落个不止,溪面一片烟。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

  砰砰鼓声掠水越山到了渡船头那里时,最先注意到的是那只黄狗。

  这世界上有的是你们小伙子分上的一切,应当好好地干,日头不辜负你们,你们也莫辜负日头!

  我们放下行李后,就急匆匆地下楼集合,向凤凰古城走去。下到江边后,拐角处那棵三角梅,这个时分,已很难看到如此艳丽的花朵,它却热烈而激情地开放着,全然不顾已过立秋,独自站在河边,显得格外耀眼。

六合宝典   我们登上雪桥眺望古城风景,浩浩沱江穿过这座古城,墨绿色的江水日夜不息地流淌着,深黄色衣服的环卫工人们正在乘舟清理落入江中的杂物,行人们踏着石墩桥在两岸间游走,只见河边那架高高的大水车依然在转动着,更加增添了这座古城的古风古韵。江两岸坐落着密密麻麻的吊角楼,白墙、黛瓦、钩檐,古风浓厚,水流过城,城拥着山,山簇着天,天嵌着云,水、城、山、天、云,勾勒出一幅绝妙的湘西山水美景图。

穿越大半个中国来凤凰古城寻觅沈从文先生的童年时光

  这条河就是湘西人民的生命之河,滋养着一代又一代人,作为商贸重要的通道,将自己富足的东西运出去,再将缺少的东西运进来,正如《边城》中所写道,船下行时运桐油、青盐、染色的五倍子,上行则运棉花、面纱以及布匹、杂货同海味。

六合宝典   我盯着那堵挂满薜荔的城墙,沾满了苔藓和杂草,时间仿佛回到了百年前,一个梳着辫子的小男孩,悠闲地奔跑在这里弄里,白天里看着沱江水流呀流,夜晚登上城门,看那千年皓月,明净的夜空就像一面镜子,倒映着这江水,这古城,还有每个人心中那个梦。

  缘河而进,过北门码头,右拐穿北城门左走,进入到凤凰古城内,两侧许多商店,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应接不暇,绝伦的苗族银饰,可口的糕点小吃,还有漂亮的苗族服装。经过一条胡同,六尺宽,上面挂满了红灯笼,胡同这头是一位苗族老奶奶,她头裹纶巾,身穿藏青色衣服,宽大的裤脚还绣着漂亮的花朵,斜背着一只绣满大花的青色书包,面前摆着许多精美的银饰制品和苗族包包,当我将要为她留影时,这位老奶奶却羞涩地用扇子遮住了脸,我想她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或许就此生没有离开过这里半步,也或许她很贫穷,但我却认为她非常富足,因为她的心里装着流水般的乐章。

  轻轻走在青石板上,就好像回到了几百年前,那古老的歌谣从遥远的年代穿越时空而来,我们细细地品味着这古城的一砖一石,一草一木,一风一景。绕过东门南走,再左走,来到沈从文故居前,这是一座木质南方四合院,面积约为600平方米,建于清同治五年,也就是1866年,1902年沈老就出生在这里,并在这里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直到日后投身行伍,才离开这里。由于该景点已下班,无法进入,只好诵读沈从文故居介绍,以示对沈老的敬重之意。旁边有几处商店里,挂有“沈从文文集”木牌,摆满了沈老的著作,那家店女主人身着淡青色的旗袍,其散发出的气质像极了《边城》中的翠翠。

穿越大半个中国来凤凰古城寻觅沈从文先生的童年时光

  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男孩,拉开重重的木门,探出脑袋来,与我对视,从他那双清澈如水的眼睛里,读到了羞涩的纯净。这里有纯净的山,纯净的水,纯净的城,纯净的林,纯净的心,还有纯净的忧,一切都是纯净的,是这里的一切给予了沈老创作的灵感和土壤,构建了精神世界的一方净土。

  为人师的沈从文爱上了作为其学生的张兆和,一个28岁,才华横溢,一个18岁,初心未开。即使被编为“癞蛤蟆13号”,沈从文并没有放弃,反而发挥其文学专长,整整写了三年的情诗,其中最为有名的一句莫过于:

六合宝典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即便在其回家探望病危的老母亲的乌篷船上,沈先生还是念念不忘,一诗诉衷肠。终究是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最终两人结为连理,成为当时文坛的一段佳话。

  但更为后人所称道的并非如此,而是沈从文婚后与高青子的一段长达八年的感情纠葛,沈甚至将其写为《看虹录》,这在那个时代下,显然违背伦理道德,更是违背天道的。再后来,沈从文割腕、喝煤油自杀,却仍没有挽回张的原谅。张曾说,我以为爱上他这个人,但我错了,我是爱上了他写的情诗。

  在沈离开这个美好的时间后,张在整理其遗稿后,又说,我原来不理解他,现在慢慢地理解了,过去不知道的,现在知道了,过去不明白的,现在明白了。每个文学天才,都是爱情的奴隶,都是生活的白痴。只有奴隶,才会把爱情奉为创作的圣泉,只有白痴,才会把生活写得如清水煮白菜般,菜明,汤清。

  人世间再无神仙眷侣了,只有那部《边城》在轻轻地低吟。人性的善与恶是并存的,一旦归了时空,就成了尘。

  回去路上,忽然看到一位白首老妪坐在石墙边,八旬有余,背靠着那历经沧桑风雨的墙根,一只藤编的篮子里覆了一层白布,白布之上是橙色、紫色、红色的野菊花,老人在垂首仔细地拨弄着这些鲜花,摘掉那些即将枯萎的小花瓣。当我看到她时,内心里陡然升起无限的敬意,花之开,顺应天时,人之老,顺应天道,然两者并处,却便胜人间无数,这难道不是我苦苦寻觅的风景吗?这必将是那一天我拍下的最美的风景。

  此后经过虹桥,寻一处饭店晚餐后,继续沿河回走,此时月亮已登上城楼,河两岸亮起五彩斑斓的灯光,灯光倒映在沱江水上将整条河也点亮了,这座在风雨漂泊了五百年的古城在这个夜晚又重新萌发出勃勃的生机,犹如一只巨大的火凤凰振翅腾飞在湘西这片古老的土地之上。

  酒吧传来重重的音乐,行人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我站在这沱江边,不仅也是感慨万分,日月转,转走了人间悲欢,江水流,流不尽人间真情。有人说,邂逅很多人,艳遇一座城,我却认为这是一句错语,人世间,人与人,古与今,之间的相遇,都如同将江水、这日月,昼夜不息,亘古不老。

文章转载分享:来凤凰古城寻觅沈从文先生的童年时光

责任编辑:凤凰游客 (未经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链接,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众博棋牌 六合宝典 众博棋牌 众博棋牌 众鑫棋牌app 博乐棋牌 凤凰棋牌 众鑫棋牌 博乐棋牌 凤凰棋牌手机版